洗手與握手
(一)我還差點不想洗手 
去年七月十九日,我跟一位二十幾年從未謀面的旅美大學女同學見了面。飯後開車送她回家,最後我特意跟她握手道別,她是很讓我懷念的人。「萬人叢中一握手,使我衣袖三年香。」一代奇才龔自珍的詩句溜出我嘴邊;還有一句,「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每當我跟其他女同學有所互動時,難免對這位老同學音訊杳然心存耿耿。去年五月二十二日終於按捺不住撥電話到她父母家,沒想到接電話的竟是她,我有恍如隔世的感覺。
另一位女同學得知我在畢業十八年後到她的母校探視一位我國三的化學老師時,直呼:「你這麼戀舊喔!」是啊,所以那天晚上回家後我還差點不想洗手呢!
我想到同毛澤東握手的逸聞。 
話說從小和同學們都得站在毛主席相前背誦毛語錄的焦綬雲有個願望:「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看見我敬愛的毛主席。」幾年後在天安門廣場她實現了夢想:「我和毛主席握了三下手, 興奮得簡直要昏過去。我會跟毛主席到天涯海角,他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後來知情的人,都搶著要握她那一雙跟毛澤東握過的手。 
類似情景在李敦白(SIDNEY RITTENBERG)的回憶錄:THE MAN WHO STAYED BEHIND有更深刻細膩的描述。他於二次大戰時以美國軍人身分來到中國,後來加入共產黨參與中國革命,進入權力核心主持毛澤東選集英譯,最後官拜廣播事業局局長。
一九六六年十月一日他以貴賓身分參加天安門國慶大典。有幸獲毛澤東在他的小紅書上簽名後回到辦公室:「我一走進辦公室,節目編輯抬頭看到我就大叫『老李!』『我們從電視看到你在門樓上,你有和毛主席握手嗎?』『有啊!』我擠過人堆到主席跟前至少部分原因是為這些人。『你洗手了嗎?』有人問我,我笑著說『沒有』,大家就圍擠過來緊抓我的手。那時對毛的崇拜正值巔峰;文革前毛是個英雄,現在他已成神。
跟一個與毛澤東握過手的人握手是值得告訴子孫的。一個同事跑下大廳去散佈這個訊息,很快所有不同翻譯部門的同事三三兩兩蜂擁而至,大約總共四十人。我就站在那兒,一個曾和毛澤東握過手的人,與每一個能夠擠近我的人握手。」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
(二)遲來的握手
────記中美外交的一段往事
1971年7月9日12時15分一架巴基斯坦民航波音707客機降落北京南苑機場,機艙裡走出一位重要的美國官員。7月1日他從華盛頓出發,先到西貢訪問三天,次至曼谷停留一天。6日赴新德里,8日飛抵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馬巴德。晚宴時他聲稱肚子痛。總統葉海亞乃宣稱,該地天氣太熱影響客人健康,遂邀其去那蒂亞加利的總統別墅休養。於是便出現本文開端那一幕。
此人就是美國國家安全助理季辛吉(Henry Alfred Kissinger,1923-)。
他深知此行對個人及世局的重大意義。
多年後他寫道:
「Only some truly extraordinary event, both novel and moving,both unusual and overwhelming,restores the innocence of the years when each day was a precious adventure in defining the meaning of life.This is how it was for me as the aircraft crossed the snow-capped Himalayas,thrusting toward the heavens in the roseate glow of a rising sun.」
在駝峰的晨曦映照中,
他在沉思:
「Were we ashamed to acknowledge meeting Chinese leader?」
畢竟中美兩國從韓戰起對抗了二十多年。
「The slight of John Foster Dulles's refusal to shake Chou En-Lai's hand at the 1954 Geneva Conference on Indochina had not been forgotten;it was referred to on the flight and on many occasions in the days afterward and on subsequent visits.
這位輕蔑中國,
不肯同中國總理周恩來握手的即是艾森豪政府的國務卿杜勒斯。
話說1954年4月,為解決朝鮮問題和恢復印度支那和平的會議在日內瓦舉行,會前美國代表團團長杜勒斯親自向團員下了一道瘋狂的命令:禁止任何美國團員同任何中國代表團的人員握手。 更絕的是,會中英國外相艾登向中美雙方提議由其介紹杜勒斯同周恩來認識,彼此握手致意。
中方很快答應,杜勒斯卻悍然拒絕其盟邦的好意。
飛機落地四個小時後, 
基辛格眼中表情豐富、目光銳利、沉著自信的周恩來現身其下榻的賓館。
「I greeted him at the door of the guest house and obstentatiously stuck out my hand. Chou gave me a quick smile and took it. It was the first step in putting the legacy of the past behind us. 」
結果此行「超越原來的期望,圓滿地完成秘密使命。」他「懷著希望前來, 帶著友誼回去。」
消息傳出,世界為之震驚。
隔年2月21日,尼克松對中國展開「改變世界的一週」之旅。新中國成立以來,美國國旗首次在北京上空飄揚。當尼克松偕夫人步下舷梯,在離地還有三、四級臺階時,他就身體前傾,向周恩來伸出手說:「我非常高興來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首都───北京」。
周幽默地笑稱:「你的手伸過了世界上最遼闊的海洋───我們25年沒有交往了!」 


 

.
創作者介紹

惡作劇

vifjiz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